加强产教深度融合 助力芜湖产业崛起
发布时间:2019-01-22    发布者:民进网    浏览次数:2071

产教融合是职业教育的突出特色,也是职业教育与其他教育的最大区别。产教深度融合集教育教学、生产劳动、素质养成、技能历练、科技研发和社会服务于一体,不仅促进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培养,而且将职业院校和企业的研发成果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推动企业技术进步和产业转型升级,更好地服务经济发展。

 一、当前产教融合中存在的问题

自十二五以来,我市上下围绕打造职教强市做了大量工作。当前全市有中等职业学校29所,在校生近6万人;高等职业技术学院6所,在校生近10万人,这是服务我市经济发展、助力产业转型升级的宝贵人力资源。但是,由于产教深度融合不够,我市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才流失现象严重。据统计,近年来我市的高职毕业生尤其是优秀的毕业生超过50%流向外地。当前,我市职业教育产教融合中存在着以下突出问题。

一是产教融合中的“一头热一头冷”现象。校企合作中企业的消极态度是制约产教深度融合的首要原因因为企业在校企合作中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并且还要承担潜在的风险。企业一方面要投入场地、设备、人力,正常的生产经营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却要承担因实习生工作经验能力不足等潜在原因造成的失误或安全隐患带来的各种损失,特别是学生就业的不确定性造成的人才流失风险使企业在人才培养上往往沦为“为他人做嫁衣”。

二是职业院校在产教融合微观层面的探索和实施行为往往流于形式不够深入。大部分校企合作只是签署一个框架性协议,企业并未参与人才培养的全过程。而学校对于专业建设、课程开发、教学管理、创业教育、案例研究等产教融合的微观环节的探索往往支离破碎。因此造成了当前职业院校专业设置的“趋同性”与地方产业特色的“多样性”矛盾;课程设置的陈旧性与现代企业对人才的高素质要求的矛盾;教学模式的僵化与企业生产经营灵活性的矛盾。

三是由于政府在法规约束、政策引导、行为监管等宏观方面的功能发挥尚不到位,产教融合的长效机制难以确立。缺失了政府协调的“自由恋爱式”的校企合作,双方的权力和义务模糊不清,一旦发生分歧便土崩瓦解。不通过法规的形式将校企合作育人作为企业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不把产教深度融合纳入职业院校的办学评估指标,就无法对双方形成真正有效的约束。没有公共财政支持或税收减免分担学生实习的“高成本”,企业参与的积极性必然不高。缺少对合作双方的有力监管和对产教融合效果的有效评价,其长效机制无从谈起。

二、多方联动推动产教深度融合

首先,政府应该扮演好产教融合中的粘合剂、润滑剂作用,为产教深度融合做好宏观保障。一是通过法规的形式将校企双方粘合起来。建议出台促进校企合作的地方性法规,明确校企合作育人利益攸关方的权利与义务,将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合作育人明确为企业的一项重要社会责任;将产教深度融合纳入职业教育质量评估的重要指标。二是在政策层面将企事业单位参与校企合作人才培养纳入公共事业政策体系,增加校企合作育人财政拨款或设立专项资金。三是由行业主导制定职业教育的教学标准、考核人才培养质量。四是建立对学校、企业、行业履行校企合作职责的评价与问责制度,将校企合作业绩纳入地方政府、学校、行业、企事业单位评级评先指标体系,对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形成全方位监督。

其次,职业院校要精准把握职业教育产教深度融合的内涵,实现五个对接,为产教深度融合做好微观保障。产教深度融合的基本内涵是产教一体、校企互动,实现教育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的深度对接。一是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健全专业随产业发展动态调整机制,优化专业设置,重点提升区域产业发展急需的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能力。二是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建立产业技术进步驱动课程改革机制,按照科技发展水平和职业资格标准设计课程结构和内容。三是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打破传统学科体系的束缚,按照生产工作逻辑重新编排设计课程体系。四是毕业证书与职业资格证书对接。将职业资格标准和行业技术规范纳入课程体系。五是职业教育与终身学习对接。增强职业教育体系的开放性和多样性,满足学习者为职业发展而学习的多样化需求。

再次,创建和完善相关机制,保障产教深度融合“开花结果”。一是打造特色职教集团,集约办学。研究制定职教集团扶持政策,鼓励多元主体组建职教集团,发挥职教集团在促进职业教育链和现代产业链有机融合中的重要作用,力争实现行业性职教集团在本市重点产业全覆盖。二是建立稳定的沟通协调机制。政府牵头形成“产、学、研”发展联盟关系和协同互动“对话”制度,对产教深度融合重大问题协调成员之间的分工合作。三是建立激励补偿机制。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规模以上企业对接职业院校,设立学生实习和教师实践岗位。企业因接受实习生实际发生的合理支出,按现行税收法律规定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四是完善质量评价机制。产教融合内部质量评价重点考查融合的组织与领导、职责履行、人才培养、基地建设、社会声誉、成果转化等;企业产教融合质量内部评价主要考查技术培训、订单完成、新产品开发、新技术引进等。同时,通过制定具体标准,开展产教深度融合督导检查,合理设计奖惩措施,调动产教融合中各方的积极性。

推动产教深度融合,不仅是实现职业教育自身良性发展的需要;也是培养高素质技能型人才,促进地方经济和产业发展的需要;更是通过智力扶贫实现脱贫攻坚的需要。依托我市优质的职教资源,政府、学校、企业、行业多方联动,我市的职业教育产教融合必将越来越深入、持久、有效。


文/李艳午